我的父亲是一名普通的基层林业干部,从1985年大学毕业至今,他已经在吕梁林局工作了整整32年。前段时间,因为年龄问题他告别了一线工作,整理他从林场带回来的东西时,我发现了厚厚的一摞日记,这是我第一次走进父亲的内心世界。

  1990年1月21日 大雪

  今天是农历腊月二十五,终于赶在年前回到了家。夜已深了,看着身边熟睡的妻儿,好不心酸。林场工作每到过年总是忙不完,写工作总结,开验收单,发工资,好不容易忙完了一切,一场大雪又封山了。昨天早上,跟裴金虎商量只好冒雪步行回家了,从林场到火车站130多里的山路,我们整整走了一天。到火车站时已是半夜,金虎回家了,躺在火车站的长凳上我却怎么都睡不着,满心期盼着能早点见到那可爱的孩子。又有半年没见了,她是不是长高了、懂事了、能替妈妈分担忧愁了?好不容易熬到天亮,倒车几次回到家,伸手想抱女儿时,她却推开了我,嘴里哭着喊着:我不要你在我家,我不要你吃我家的饭。静心想想,这能怨孩子吗?她出生的时候,我不在身旁,她生病的时候,我没有照顾,她成长的时候,我没有陪伴,一年到头,在一起的日子总共也就十多天,我怎么还能奢求孩子的心里有我?

  孩子,请你原谅我。

  2005年9月3日 晴

  丽丽今天要去西安上大学了,本来该我亲自送她报到,安顿入学的,无奈这几天到了换发林权证的关键时刻,与集体林地的划界,纠纷的调解,签字的约定,都已进入了倒计时,只能让她姥爷去了。想想丽丽从小学到高中,我几乎没有辅导过她的功课,只有初二被老师发现她上课偷看小说,我才第一次参加了她的家长会,我狠狠地骂了她一顿,孩子半天没有说话,最后强忍着泪水说了一句:从小到大,你真正关心过我吗?你总是在你那破林场里忙、忙、忙!我真怀疑你是不是我亲爸。

  孩子,我知道你委屈,但请你原谅我,党委把十几万亩森林和几十个职工交给我,我总要让他们放心啊。

  2011年10月23日 晴

  种子园的三栋楼房总算主体完工了,职工们很快就能住进崭新的单元楼和办公室了,我这心里真是开心。明天丽丽就要参加林业厅组织的公开招考了,下午接到电话:北林的沈熙环教授要来对我园建设的全国首家二代油松种子园进行现场指导和技术培训,他可是全国油松良种选育的权威专家,我是无论如何也不能错过这个机会的。一想起不能陪她考试,我心里就充满了歉意,这些年我错过了她太多的成长阶段,真的不是一个合格的父亲。

  孩子,请你原谅我。希望你能考出好成绩,这样我们在一起的时间就能多一点,好让我有机会去弥补。

  还未读完父亲的日记,我已泪流满面。虽然这只是三十多年来他工作生活中的几个片段,可字里行间我还是读出了他对妻子女儿满心的愧疚,对林业工作无限的热爱和对党的事业无比的忠诚。此时此刻,我只想说一声:爸爸,该请求原谅的人是我,请您原谅我幼时的稚嫩和年少的无知。

  其实林业战线上像父亲这样的务林人实在是太多太多了,他们常年远离妻儿、无私奉献,他们终日吃苦耐劳,忠诚敬业,正是他们舍小家为大家,才有了今天山西林业的大好局面,才有了这美丽的三晋河山。如今,随着生态文明建设的不断深入,林业被赋予了新的历史使命,作为新一代务林人的我们,将继续保持忠诚、敬业、创优、奉献的林业精神,接过父辈旗帜,创造更加辉煌的明天。

  作者:党委办 家丽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