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分绚丽,一分清静,让树林的美弥漫在每个角落。没有单调乏味,却有绚丽多彩,没有喧闹烦意,却有乐得清静。置身其中,去聆听树林的声音,去感悟树林的美丽。
  树林,它是用斑驳的阳光作证,去演绎着自然的天性,它让岁月任春夏秋冬随意经营,来经历四季的交替变幻,在华章绵延的绿荫下,响起了一声声翡翠般的鸟鸣,每一种清新的想法都像一枝多彩的孔雀翎与心境齐飞。
  树林仿佛很有灵气,在一年四季当中,它会在春风的吹拂下摇头晃脑的,显得很得意;会在酷暑的夏季,郁郁葱葱,绿荫一片,勃勃生机;秋天来的时候,茂密的树叶相互间婆娑着发出“哗哗……”令人心醉的响声;冬天白雪皑皑的时候,那盖在树梢、树杈上的冰雪如同厚厚的戎装,在阳光的照耀下,发着晶莹洁白的亮光,耀人眼帘。
  春天的树林是生动的,柳丝袅袅,草缕茸茸,早上,第一缕阳光欢快地来到林间,柔和的春风沙沙划过树梢,树神们纷纷从慵懒中清醒过来,不经意间就在某个枝杈上长出了嫩芽儿,尤其是临水而居的杨柳已经开始对着水面臭美起来,它们尽情舞动着阿娜多姿的身材,深静了整个冬天的草精灵们再也耐不住性子,用尽了全身的力气顽强地从土里露出了调皮的绿脑袋。花仙子们早早地嗅到到了春天的气息,竞相披上美丽的彩衣,带着满身的香气,争奇斗艳起来。夏天的树林是开放的,百鸟争鸣,百花争艳,树林变得热闹且有了人情味儿,树神们努力伸长身体,把大片大片的树荫洒向人间,让人们不由自主地来到这里乘凉休憩和观赏,那份悠闲自在胜似世外桃源的仙道中人。秋天的树林是美丽的,黄花金兽眼,红叶火龙鳞,片片红树叶黄树叶蝴蝶般从空中飘落下来,将大地谱成了色彩斑斓的毛毯,让枝干显得格外的舒展,挺拔,在金色阳光朗朗的照耀下,向着高湛的蔚蓝天空,纵情摇曳着轻快地枝桠,让秋光衬托出它们奇异的风骨,让画家绘写出它们超脱的神韵。冬天的树林是沉静的,干枯却不失尊严,虽单调却依旧丰盈,虽萧疏却仍然美丽,它的空间似乎一下子变大了,只在大雪飘飞的日子里,树林的景象才会生动鲜活起来,那些姿态各异的树赋予你充分的想象空间,使人不自觉地想起动画片里的某个英雄或恶魔,让孩子们,在这里打雪仗堆雪人,完全感觉不到冬日的严寒。
  鸟儿被树林的优雅气质所感染,它们中的先知者。从迎来第一缕曙光开始鸣叫,到一颗树木都披上漂亮的外衣,鸟儿们更加感动,金色的阳光,苍翠的树木,看在眼里让它们高兴;鲜美,甜润的空气,让它们忍不住地放声歌唱。树林里的歌声无处不在,有低吟者如老人,有清脆的鸣啼像孩童,有抑扬婉转非常优雅抒情,有节奏突出不断重复非常急迫的现代摇滚······不同声音的融合形成的旋律像一条溪流,在树林里流淌,有时是哗哗的奔流声,有时是清脆的冲击声,这是树林的生命之声。
  走进树林中,远远望去一片繁华的浓郁,听一阵风携来飘忽不定游离的细碎,犹如我恍惚的飘零的幽魂在怅然若失的感觉中流动。此刻,有简单赏心锐目的雅兴,也有深邃入骨伤感的遗憾。而唯一不变得就是徘徊的错觉。
  行至树林时,抚摸一棵久经岁月杨树的皱纹,无尽的思绪涌入心间,我愿沉醉在寂寞光阴的背后安静的去品味树林的涵养。无尽的畅想,就让我做你们其中的一棵吧,让穿过林梢的一只只小鸟啄开我的思想,让我随着梦想一起走访树林每棵富有生命力的同伴,走访每一棵生机勃勃的小草,走访每一只活泼可爱的小鸟,然后让隆冬的大雪将我覆盖,等待来年的春天让我再慢慢苏醒。